新闻>电商新闻>正文 分享

美业与互联网融合:机会还是陷阱?

2017.03.01出处:网络作者:未知责任编辑:村村
摘要:中国创投领域新基金的视野,或许代表着资本市场对整个社会行业趋势的判断和投资方向。近日,中国创投行业新锐春晓资本向媒体透露了他们的投资术,其中SaaS服务领域的美业赫然列在“产业互联”的投资名单上。

10572601562526134.gif

中国创投领域新基金的视野,或许代表着资本市场对整个社会行业趋势的判断和投资方向。近日,中国创投行业新锐春晓资本向媒体透露了他们的投资术,其中SaaS服务领域的美业赫然列在“产业互联”的投资名单上。

“产业互联领域将出现系统性机会”的定论,在中国创投者眼中早已不是什么秘密,但更好的产业是哪个,却是考验着投资者的眼光。美业依然是创投者心中的蓝海——这为此前中国美业因在互联网O2O领域一度不见起色而“阴霾密布”的业者内心重新点燃了希望。

突进与溃败:水土不服的O2O上门模式

2016年2月,O2O领域上门美甲项目嘟嘟美甲宣布被58到家合并,至此,自2014年7月上线到被58到家全资收购,嘟嘟美甲仅维持了1年多的时间就被宣告淘汰出局。

“高毛利、高附加值、高速增长”被认为是中国美业的“三高”标志。美业O2O是从团购O2O中分离出来的领域,在众多投资者的眼中,美业是块丰满的“肥肉”——嘟嘟美甲的成立初衷也正是把目光瞄向了美业这块。

但是,嘟嘟美甲如此快速地“倒掉”,究竟哪出了问题?

中国资深互联网整合营销专家、知名天使投资人安小晶认为,嘟嘟美甲倒掉从一定程度证明O2O模式下“上门服务”是“水土不服”的结果。消费者与手艺人之间缺乏足够的信任和默契,导致消费者的期望值与现实享受服务的感受度严重不符。

安小晶现任登云健康美业集团执行董事兼联席CEO、亿玛在线(股票代码:836346)副董事长,他作为网络营销专家和中国最大的美业公司CEO,对美业的观察,更具商业视角。早在2004年,安小晶和柯细兴联合创立了中国顶级的互联网效果营销公司亿玛在线,亿玛在线于2016年3月登陆新三板。

在嘟嘟美甲倒掉后,河狸家创始人雕爷(孟醒)发表的一篇文章引起业界关注。在其《论嘟嘟美甲的死掉》一文当中,雕爷认为嘟嘟美甲的死因“从皮上看,死于融资;从肉上看,死于口碑;从骨上看,死于模式”。

雕爷认识到嘟嘟的倒下是模式的问题,河狸家的战略方向及时作出了调整——以变求生存。2016年初,河狸家自己重新定位为“美容电商平台”,此举表明,如果不是雕爷已经无计可施到“黔驴技穷”,情急之下,也不会走到电商平台化的这一步。

尽管进入到2017年,河狸家还未倒下,但互联网上关于河狸家的新闻已几乎不见更新。

针对以上种种,安小晶分析称,在O2O上门模式已经被证明是“水土不服”后,中国互联网美业的商业模式需要重新被业内人士思考。“目前,登云美业尝试的是选择‘到店服务’作为基础性的电商平台模式”,这个模式已经被市场认可。

布局与扩展:中国互联网美业战犹酣

在中国,美业已经成为继房地产、汽车、电子通信、旅游之后的第五大消费热点。资本市场对美业的关注早在2015年就“蠢蠢欲动”,现在仍在大的布局阶段。

以百度、腾讯为主的中国互联网企业在看中美业将成为下一个“风口”后,开始通过各种手段运作资本参与到美业的竞争中,试图能够在“群雄逐鹿”的阶段,迅速占领市场,分得一杯羹。

2015年6月,百度直达号与中国美发美容协会互联网专委会举行了美业深度合作签约仪式,为传统美业转型移动互联提供平台和技术支持。这标志着百度直达号继餐饮、旅游、房产等多个传统行业后正式进军美业O2O。

作为BAT的三国鼎立的其中一个“巨足”,2012年开始,腾讯就“战略性投资”美丽说,布局美业市场。美丽说是中国大陆最具影响力的女性导购社区之一;而腾讯通过入资美丽说,引发其全面爆发——腾讯先是为美丽说开了电商平台梦寐以求的微信钱包和手机QQ商城两个端口;后来又高调以3.38亿元取得热门综艺节目《奔跑吧兄弟》第三季的冠名权。而腾讯进入美业的思路,则更体现出这个时代的特色——资本市场更看重的是平台——得平台者得天下。

相比于百度和腾讯,苏宁环球进军美业的野心则是“毫不掩饰”地扮演着“野蛮人”的角色。

2016年7月,苏宁环球斥资逾50亿元布局医美产业,并毫不讳言地称,将要打造中国医美产业第一品牌。

苏宁环球并不是第一家跨界医美市场的房地产企业,然而却是力度最大的一个。

2016年互联网美业中,最引人引人关注的一笔投资是国内最大医美O2O平台新氧完成的C轮融资,经过此次C轮融资、新氧将进入目前国内估值最高的医美类O2O公司行列。

安小晶分析称,新氧的“社区+电商”模式,实际上其操作的业务完全是医学美业的范畴。以微整形为切入点,打通了术前科普、咨询、消费、术后护理的完整闭环,解决了用户不知道如何选择医院医生和医美机构营销成本过高两大行业痛点。这也是后来者看到中国美业的模式所在,包括登云在内在各自平台上,消除行业痛点的必由之路。

新氧在C轮融资的同时也打造线下平台——“云诊所”,意在把线下医美诊所的闲置场地、设备与整形医生的闲置时间组合起来,增加对消费者的有效供给,大幅提升了行业运转效率。

安小晶认为,新氧的资本运作模式与其强化线下平台的重要性不无关系。通过医美平台逐渐进入到消费医疗,这个看似迂回的过程,其商业模式十分清晰,通过电商化的平台,整合线下资源,在规范化的店面完成医美的全过程。“这种模式未来一定是中国美业将要践行的商业模式,也必然是中国美业未来发展的大势所趋。商家和平台两者的结合,绝对是1+1>2的双赢。”

机遇还是陷阱:中国美业的未来之路

2017年,中国美业究竟是机遇还是陷阱?

安小晶认为,市场细分决定了投资方和企业在“下注”时就已经做出了选择——是抓住机遇还是掉进了陷阱。

总结2016年的中国互联网美业主要是分三类:美业SaaS智能软件、美业O2O平台、美业B2B平台。其中美业O2O又分为四种商业模式:C2C上门;O2O团购综合;B2C上门+到店自营,垂直领域美业社区O2O。

安小晶认为,B2C上门+到店自营,垂直领域美业社区O2O应该是未来中国互联网美业的发力点。登云美业也在这个两个方向上投入了最多的精力,目前登云搭建的“每天美耶”、 “妃子校”两个APP平台即是按照“两个方向”建构的,而最重要的是,在将中国美业的概念更具体化方面,登云正不遗余力地推广着——“医美才是中国美业的真正着力点”的概念。

“消费对医美诊所提供的服务有所认知时,发现用医美的价格优势和效果,以及从业者(医生)的职业素养远远高于美容院业态后,消费者自然会选择由医生提供科学化的皮肤身体护理的服务业态之中,而不是停留在单纯的‘手艺人’的化妆、保养的消费阶段。这是中国未来中产阶层以上人群的必然选择。”安小晶很坚定地对中国美业给出了前瞻性的定义和判断。

2016年,在上海举办的一次互联网+美业创新峰会上,医美APP“更美”创始人刘迪称,在台湾地区,台北高雄这样的一线城市,美容院这样的业态在街头基本上全部消失了。可以说,过去的十年也是美容院这个行业退出台湾市场的十年。

刘迪此言一出,颠覆很多中国大陆美业从业者的观念。

在香港科技大学读EMBA时,安小晶曾专门考察过中国香港地区的美业业态。安小晶毫不讳言,事实上,类似于中国大陆的美容院业态在香港基本消失,这些服务基本都由医美诊所这样的业态来完成,平民化的大众化的美容消费都是被医美诊所覆盖了。“这并非是香港特例,我在美国、韩国、日本考察时发现,当地所有的皮肤护理包括齿科、抗衰老和减肥都是有医美诊所专业的医生来负责的。”

低频、非标、非刚需这三个硬伤让创业者怀疑“风口期”是否已经过去,也导致美业互联网发展史上出现了类似嘟嘟倒掉遗憾。

安小晶表示,登云美业打造的“每天美耶”APP正不断校正其电商平台的特质,而“妃子校”将联接全国数百万计的从业者,在不断完善和改进用户体验的过程中,“我们将完成中国第一的目标”,公司领导层也确信无疑地认为,登云对中国互联网美业的未来判断是准确的。

“我们的野心是平稳的”,安小晶并不避讳对资本市场渴望,但他同时“狂妄”地认为,搭建好医美电商平台,“想要的都会实现,没有人比我们更具有前瞻的视野了”。


关键词: 美业 互联网 美网融合 机会陷阱 美容院
相关阅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