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美业观察>正文 分享

上市即疲软,中国日化企业中了哪些魔咒?

2017.08.18出处:斑马消费作者:陈晓京责任编辑:小李桂子
摘要:曾几何时,上海家化旗下的六神、美加净何其风光;两面针的牙膏,在外资围剿之下,始终举起民族品牌的大旗;成龙代言的霸王洗发水,一时间成为中药护发的代表……上市即疲软,似乎是中国日化类上市公司永远无法打破的魔咒。

曾几何时,上海家化旗下的六神、美加净何其风光;两面针的牙膏,在外资围剿之下,始终举起民族品牌的大旗;成龙代言的霸王洗发水,一时间成为中药护发的代表……上市即疲软,似乎是中国日化类上市公司永远无法打破的魔咒。

或许,正是因为如此,近年来,证监会对这类企业的上市一直较为谨慎。

并不是所有人都清楚,这些曾经在各自领域一时风光无二的品牌,最近几年过得都不太好:要么在努力扭转企业的颓势,要么已亏损了若干年,要么在亏了很多年之后,刚刚艰难扭亏……

上海家化:如何重返荣光

作为中国最大、最老牌的日化企业,上海家化(600135.SH)拥有佰草集、六神、高夫、美加净等众多品牌。特别是六神,在花露水领域无人能及。

不过,近年来,随着大股东的变更、公司掌舵人的更换,公司几近公开化的内斗,以及行业竞争的局势整体加剧,上海家化旗下的六神、美加净等低端产品一直卖得不错,但高端产品却不温不火,且战略重点频频更换,很难培育出给公司带来高增长的品牌。

2015年卖掉了公司的利润“奶牛”天江药业,让公司当年的净利录得历史最高的22亿,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8.18亿。

不过,在随后的2016年,涸泽而渔的后遗症显现,当年净利仅2.16亿,为近8年以来的最差年份。

当年底,谢文坚在争议中去职,曾在维达有过辉煌履历的张东方接任,她的任务是让上海家化重返荣光。

留给张东方的并不是一把好牌,天江药业出售、与花王的合作到期,都是对她的考验。

从已公布的2017年一季报来看,上海家化营收、净利均同比下滑。不过,剔除与花王终止合作之影响后,营收同比增加14.5%,归属上市公司净利同比增长1.8%。

单从数据上来看,上海家化貌似在张东方的带领下正逐渐向好,不过单从一个季度还远不到下结论的时候。

两面针:挣扎中的11年

两面针是目前市面上为数不多的牙膏“民族品牌”,也一度贵为国产牙膏第一品牌。

2004年,两面针跨入资本市场。仅仅上市两年之后,公司即陷入到了长达11之久的困境。

从2006年起,两面针(600249.SH)的扣非净利就一直巨亏,亏损额少则2000多万,最多的年份高达1.7亿。

为了保住上市公司的壳,两面针不得不常年依靠出售公司资产以及政府补贴活着。

今年上半年,公司扣非净利仍旧亏损6000万,虽比上年同期的-8000万已有减少,可仍是个巨大的窟窿。

对于连续亏损,公司显然早有准备。所以,在今年5月即以6557万元挂牌转让下属的盐城捷康公司35%的股权。这是两面针旗下为数不多的盈利企业。

索芙特:一撸到底

2001年,索芙特借壳上市之后,曾有过几年好日子。2008年之后,索芙特的颓势就已逐渐显现。

从2010年开始,索芙特基本上就是在为保壳而战。期间,多次寻求重组,均宣告失败。

终于,在2015年底,得以成功收购天夏科技,公司向智慧城市转型。

2016年,公司实现扣非净利3.19亿,重组的威力得以显现。前不久刚公布的业绩预告显示,上半年净利预计1.45亿-1.75亿。

不过,公司已不再属于日化企业,它的名字叫“天夏智慧(000662.SZ)”。

广州浪奇:增收难增利

广州浪奇(000523.SZ)在日化上市公司中应该还算表现不错的吧,营收从2013年的41亿飙升至2016年的98.5亿。

不过,营收这么大的增幅,公司的净利却总是徘徊在三四千万,难有大的提升。

可能是因为公司的主要营收贡献来源于化工原料吧,这一块利润率实在太低。

化工原料营收上升的同时,比如浪奇洗衣液等民用产品营收下降。

霸王集团:赢了官司又如何?

中药世家霸王真是惨,2010年被香港媒体曝出产品含有致癌物之后,公司就一蹶不振,开始长达6年的亏损。

终于,在2016年公司打赢了与媒体的这场官司,洗脱了致癌的“罪名”,同年,公司也终于结束了六年亏。

但是,在这6年间,市场已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一直在生死线上挣扎的霸王错过了太多机会。

要想再次赢回市场,霸王集团(01338.HK)要付出更多的心血。

青蛙王子:“明星”陨落

有小朋友的家庭,大概都多少听说过青蛙王子吧。早几年,京姐在火车上曾遇到过一个在青蛙王子上班的小伙子,那一路上,小伙子就没停嘴,幸福感爆棚,感觉在青蛙王子上班,就已是自己的人生巅峰。

也确实,早年间的青蛙王子稳坐国产儿童护理第一宝座。

按时,青蛙王子有些理念还是比较超前的。在2005年就开始拍以青蛙王子为主要形象的动画片,在那个还没人谈“IP”的时代,就已有意识地塑造自己的品牌形象。

后来,青蛙王子也投入重金植入《爸爸去哪儿》,但钱花出去了,市场反应平平。

2011年,青蛙王子在香港上市,两年后,被曝出财务造假,公司就开始走下坡路。

2015年,公司陷入首亏,亏损4900万,2016年,亏损进一步扩大至1亿元。

作为公司的创始人,福建人李振辉在短时间内抛售了所持公司股份,放弃了自己打造了20多年的公司。

原本,李振辉在2014年还信心满满,准备借着国家的二孩政策让企业重返巅峰,把公司改成了一个颇具野心的名字——中国儿童护理(01259.HK)。

拉芳:但愿能破行业魔咒

公司上市之后就不行了,这似乎成为了日化上市企业的一个魔咒。

或许正是因为这一原因,近年来,也鲜有国内日化企业顺利登陆资本市场。

拉芳家化(603630.SH)多年的IPO之路也一直不顺,终于在今年初,出人意料地登上了上交所。

作为一家新的上市公司,那业绩必须是比较好看的,否则,也上不了市嘛。

所以,目前拉芳暂时不好说,但愿若干年后,不要步那些上市日化企业的后尘。


关键词: 中国日化企业 上市 上海家化 两面针 索芙特 霸王 青蛙王子 拉芳
相关阅读:
分享到: